你當前的位置: 首頁> 建言謀策 > 正文

如何破解中山人才之困?市政協委員:可將“鳳巢”筑到大城市

發布時間:2020年05月28日  來源:中山日報  作者:記者 徐世球 張房耿 冷啟迪 


   3月28日下午,2020年中山人才節開幕儀式舉行,企業優秀創新創業團隊獲得獎勵(資料圖片)。本報記者 繆曉劍 攝

城市發展的核心在產業,產業發展的核心在企業,企業發展的核心在人才,如何集聚人才是影響一座城市發展的關鍵問題。

“兩會”期間,市政協委員們熱議人才話題,并提交了多份相關提案。就人才的引進、培養、使用和激勵等,提出了思考。 他們認為,破解中山人才之困,要轉變觀念,讓人才從“為我所有”變成“為我所用”。

悖論:人才難從人才政策中獲得“紅利”

市政協委員、欖菊首席技術官吳鷹花在談到中山人才現狀時表示,中山企業主要為中小型企業,相對于周邊的廣州、深圳、佛山、珠海等城市,產業優勢較小,經濟發展潛力不足,城市建設相對落后,曾經的“宜居城市”優勢地位在不斷削弱,近年房價大幅上漲和鎮區的整體居住條件落后,成為人才引進和保留的阻力。中山的大多數企業都在鎮區,而鎮區的空氣質量、優質教育資源、公共醫療資源等,仍與“宜居城市”的美譽有差距,無法滿足高、中層次人才的需求。即便居住在市區,交通擁堵和生活便利性又成為新的難點。中山的保障性住房缺乏,大部分企業的人才都以企業補貼或全額自付的方式支付房租或房貸,生活壓力較大。從人才政策力度來講,中山與深圳等一線城市存在較大差距,中山本土人才以及外來人才,更愿意向廣州、深圳、珠海這樣頗具發展潛力的城市聚集,中山“招賢納士“的難度相對較大。

與此同時,以往人才政策的覆蓋面太窄,靈活性不高,導致大多數企業無法從中受益。

中山企業能夠生存發展的基礎,在于人才為企業創造價值,但這部分價值,基本上不能以學歷、職稱、職業資格的方式體現,也就是說,企業的骨干人員,很難在中山人才政策中獲得“紅利”,企業也很難從中受益。人才政策中,主要的重心在高層次的領軍性人才,這部分人才中,有多年工作經驗的領軍人才,多數年齡已超出政策范圍,或學歷不符合要求;有高學歷的人才,其學術研究與企業需求很難統一,研究周期長、產業化難度大,與企業的價值要求無法匹配。而企業根據市場變化和發展,同行業或高校的領軍人才達成中短期合作協議,對于企業和人才都會獲得價值的最大化,但無法獲得人才政策的支持。

支招:推廣“柔性”人才策略

如何解決這些人才問題,吳鷹花表示,首先,人才認定不唯學歷、職稱、資歷和身份,以實際能力和業績為評定標準。其次,對于新引進的基礎性人才,提供一次性租房和生活補貼,本科每人1萬元、碩士每人1.5萬元、博士每人2萬元。對引進3年以上的博士,經每年評審后,每月補貼2000元,持續補貼3年;對留在中山工作5年以上的本科生,經評審后,每月補貼800元,持續補貼2年。通過獵頭招聘年收入在30萬元以上且擔任中層以上技術和管理崗位的高端人才,可申請高端人才招聘補貼,補貼金額為引進人才稅前年薪的10%。

市政協委員、中山聯合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龔俊強建議在人才的引進方面要多種方式,通過創新的方式借力,從“為我所有”變成“為我所用”,比如總部在中山的企業,可以在其他城市設立研發中心,向當地的創新人才借力,這樣既能讓高端人才為中山企業所用,也不用支付額外的成本。

市政協委員、中山邁雷特智能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林守金也表示,招攬人才除了政策以外,還需要有平臺、研究機構、合作團隊支撐,把人才引進后要發揮作用,“最好招攬人才的時候有項目帶過來,與中山的產業能夠有機結合,這樣人才來了有平臺,才能更好地對當地經濟起到推動作用。”而不能形式化地強調“為我所有”,這樣將高端人才的價值給限制了。舉例說,中山沒有非常知名的高校和科研院所,如果高端人才一定要限制在企業,非但增加企業的負擔和壓力,而單一的占有還限制了人才合作的形式多樣化,不能發揮高端人才的多面效能,若能讓人才留在廣州或附近的高校或科研院所,既能聚集高校的創新資源(超前的學術氛圍及持續的碩士、博士創新生源),又有利于產學研項目深度合作,甚至還有利于使用高校的其他科研資源。

市政協委員、中山市第一中等職業技術學校校長龍衛平認為,在人才的評選標準方面,評價主體要多元、評價指標要多樣、評價方法要多種,要關注他們的學習能力、關注他們的職業素質、創新精神與實踐能力等。

龍衛平認為,中山產業發展需要大量的技能人才,而破解中山市技能人才需求之困,必需加大現代職業教育發展,真正實現產教融合。建議在政府主導下選取規模較大、技術較強、具有一定培訓能力和條件,有精力、有遠見的行業標桿企業與職業院校。合作成為“校企合作、產教融合”的試點企業,擔當行業技術技能人才培育。比如現在很多的食品企業技術骨干來自當年康師傅食品企業,整體提升食品行業品質,康師傅實際上是食品行業的技術技能人才培育基地。同時,建議充分發揮行業協會、企業協會的作用,通過行業協會、企業協會與職業院校,合作成為“校企合作、產教融合”的校企合作聯盟,帶動中小企業參與技術技能人才實習和培育工作,通過現代學徒制培養技術技能人才。


 
红龙扑克官网 -红龙扑克下载